袁圆最近有点小郁闷,郁闷的原因很简单——对象问题。

袁圆把自己全部奉献给了学业,奔三的年龄,还从没有模有样的谈过一次恋爱,学历越高,找对象越难,她不能不郁闷。

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但凡到了一定年纪,不用家里催,自个儿就会很自动的为婚事操心,当然,这里专指直男直女,其实弯男弯女也基本上符合这个定律。

路璐很不长眼的在袁圆最郁闷的时候给她去了电话,袁圆正愁有怒无处发,逮住路璐便是一阵大骂,骂路璐不够朋友,隔了这么久才知道关心关心她,太不像话

路璐有点莫名其妙,她拐着弯的三绕四绕,总算把袁圆的心事给绕了出来,路璐暗笑,原来袁圆思春了啊

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心态,路璐提着一堆补脑品去找袁圆,袁圆一见那堆补品就发恼,本姑娘已经精力过剩了,你还让我补,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吧?老娘现在需要的不是大补,而是大亏

路璐大呼冤枉,搞学问的费脑子,她帮着人家补脑还有错了?这年头就不能当好人

中午袁圆带着路璐去学校食堂吃饭,路璐已经没在食堂吃饭很多年了,乍到食堂,看着一群又一群象牙塔里不谙世事的天之骄子,难免勾起一丝回忆,想想那些与同学们在学校笑闹的日子,无忧无虑的,多么快乐。

袁圆气梆梆的说:“我觉得我这辈子真可能嫁不出去了,前阵子我导师给我介绍过一个对象,也是个博士,今年36,研究数学的,结过一次婚,前年离了,我没看上眼。”

“36?还离过婚,个二踢脚”,路璐口不留德的说:“36的老男人都快大你一个年代了,你导师是想给你介绍对象还是给你介绍个爹啊?有他照片么?拿来欣赏欣赏。”

袁圆掏出手机,翻到博士男的照片,递给路璐,路璐一看很不厚道的大声喷笑,她颤悠悠的说:“他真是搞数学的,长的太像数字8了,从上到下一个葫芦状,脑壳还有点凸,你看不上眼就对啦咱条件又不差,干吗这么委屈自己啊?”

“你少说风凉话”,袁圆对着路璐的脚腕子踢了一脚,“从小到大追你的人都按队排,你当然是不急,我可不行,从小到大追我的人屈指可数,眼看着就快30了,我能不急一急吗?”

路璐托腮问:“缺了男人你就活不了?”

“不是活不了活的了的事,是我想有个家”,袁圆叹口气,说:“以前没觉得有什么,现在年纪越大,越想有个孩子有个家。”

有几个女人不想有个家?路璐沉思着点了点头,思忖片刻,说:“我工作室有个叫冯凯的小伙子,跟我一个学校毕业,算是我师弟,比你小点,但人很实诚很实在,要不我把你们俩介绍介绍吧。”

“我不大喜欢姐弟恋,交个小男朋友就像养儿子一样,我还不如找个爹去呐”

“咦,到了这会你还挑三拣四”,路璐冲袁圆大翻白眼,“冯凯可比那个老男人强多了,小伙子长的很阳光,除了学历比你低点,其他各个方面都能跟你配上,你先考虑考虑吧,等回去我给你发张他的照片,你先看看再说,别这么急着下结论。”

袁圆勉强点了点头。

这天下午,路璐一回到工作室,逮住冯凯就开始了她的红娘事业,路璐想的挺美丽,冯凯人不差,袁圆也响当当,肥水不流外人田,他俩要能凑成对,当真是喜爹娶喜娘,喜上加喜。

起初冯凯见路璐这么热情的给他介绍对象,真真儿是感动了好一把,再一听袁圆是个博士,小伙子犯了难,他挠着脸说:“路姐,跟博士相比,我更希望你能帮我介绍一位女士”

路璐一听这话差点背过气去,她打开电脑,找出她和袁圆的合影,对冯凯说:“看我身边站的那个小女生了没?就是她,你看多女人啊”

冯凯打量了好几遍,嗫嚅着说:“圆呼呼的是挺可爱……就是……她比你宽了一圈啊……”

“怎么说话呢?什么宽呀?人家这叫丰满,叫珠圆玉润”

冯凯想了想,说:“路姐,别说我不给你面子,她一个博士,我一个学士,她英语顶呱呱,我英语考了四次才过的四级,我们中间差了好几层,你这鸳鸯谱点的太没谱了啊。”

路璐不着四六的劝:“你别妄自菲薄啊,咱学校又不差,专业也不同,你能差到哪去啊?你英语没她好,她画画也没你好不是吗?再说了,我又没说你非得跟袁圆搞对象不可,你就当我给你介绍了一个朋友认识不就行了?袁圆认识的精英一大把,路子可宽着呢,指不定你哪会就得需要她帮忙,多交个朋友多一条路,你不会连这也不懂吧?”

冯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,算是认可了路璐的话,路璐大悦,当晚就把冯凯和袁圆约到了一起,陪着他们吃了一顿饭,又独自一人提前离开,她回去对凌嘉说起今天的经历,把凌嘉逗得咯咯笑,凌嘉说要是袁圆能接受女人的话,把她介绍给周静也不错,路璐撇嘴,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去当小三,更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没事去选择这么艰难的一条路,正因路上苦自己尝过,才不愿再忽悠着好友去尝。

凌嘉不满的问:“你不愿让袁圆走这条路,干吗就愿意让我去走了?”

路璐不可思议的瞪着凌嘉,“你还有没有脑子?在我们交往之前我劝过你多少次别去好奇,你不会都忘了吧?把直的掰弯容易,把弯的扶直很难,上了贼船就没退票这一说,你认命吧”

凌嘉没了话说,只能狠狠的把路璐压到身下。

冯凯跟袁圆尽管没能起电,但对彼此印象都还不错,袁圆琢磨,我就当认识了一个弟弟吧,冯凯琢磨,我就当认识了一个姐姐吧,路璐琢磨,这年头,干姐干弟都是暧昧关系……啊,前途无量

凌嘉曾问路璐,你觉得这世上最能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?

路璐回答,当我在白发苍苍将要合眼西去之时,身边还能有一个白发苍苍的你握着我的手。

凌嘉鼻头发酸,在她30年的生命里,听到的最感动的话,就是路璐的回答。

十月底,树叶渐渐枯萎飘落,天气也渐渐变凉了。

凌嘉又要去上海了,路璐为她送行,好在这次凌嘉只在上海呆三天,很快就可以见面。

凌嘉临走前,嘟起嘴巴问路璐:“想不想考验一下你对我有多依赖?”

“咦”,路璐对着越来越像孩子的凌嘉笑,“你怎么不想考验一下你对我有多依赖?”

“你毛病还真多,那改成考验我们对彼此有多依赖好啦。”

“怎么考验?”

“我去上海这三天……”凌嘉有意放慢了语速,“看谁先给谁打电话或发短信,主动打电话的那个,就是依赖性比较强的那个,依赖性强的那个要无条件的听对方的话,让她做什么就得做什么。”

“好成交”

二人一击掌,开始了一场为期三天的赌约。

凌嘉很自信,她以为这三天路璐一定会忍不住的先给她打电话,结果让她失望了。

路璐的确很想给凌嘉打个电话,但她不服输的个性又不想让她在这场赌约中败走麦城,路璐咬咬牙,决定忍下去,不就三天嘛,闭闭眼就过去了,有什么大不了?

路璐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凌嘉了,凌嘉走的第一天,路璐躺在床上孤枕难眠,凌嘉走的第二天,路璐抱着凌嘉照片睡了一夜,凌嘉走的第三天,路璐盯着钟表看,希望它能走的再快一点。

这几天凌嘉同样也不好过,她没想到路璐竟然这么有骨气,还真的一个电话也没打给她,她每听到铃声响起都会兴奋的快速拿起来,再一看姓名不是路璐,又气馁的跟对方客套,凌嘉恨的咬牙切齿,她暗骂路璐没良心,全然忘了当初是她先提出来的那个赌约。

三天时间终于熬过去了,凌嘉终于要回来了,上午忙完后,路璐兴奋的从工作室立刻跑了回去,希望能早点见到凌嘉。

可路璐左等右等,也没能等到凌嘉回来,反是等来了凌父凌母和凌睿。

凌母的身体有些不适,凌父和凌睿是陪她来医院检查身体的,对待上了年纪的人,马虎不得,好在检查之后凌母的身体并无大碍,凌睿放下心来,又陪着老爹老妈逛了一会商场,然后一起吃了晚饭,恰好路过凌嘉这里,便想顺路过来看看她。

由于下了大雾,凌嘉的航班延了点,从上午延到傍晚,凌嘉本想给路璐打个电话告诉她延点,省得路璐挂心,可又一想她若先打电话过去,那场赌约她就先输了,干脆将心一横,把手机重新放回包里,就让路璐担心着点吧,谁让她不先给自己打电话了?死要面子活受罪,活该

凌睿带着爹娘去找凌嘉之前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但凌嘉是关机,因为这会凌嘉正在飞机上。

凌睿见电话打不通,就带着父母一起上了楼,要是凌嘉在家,就聊一会,要是不在的话,直接走人就是了。

凌睿按下门铃,路璐以为凌嘉回来了,呼呼跑去开门,打开门一看,是个陌生男人,不由的愣了一下。

凌睿也愣了一下,但接着又反应过来,他问路璐:“你是凌嘉的朋友吧?”

路璐点了点头,看到凌睿身后的凌父凌母,再看看凌睿那张与凌嘉有些相似的脸,心里明白了一个大概,赶快让他们进来。

几人客套了一番,路璐知道了凌睿是凌嘉的哥哥,她告诉凌父凌母凌嘉去上海了,按说今天应该能回来,又胡扯说自己在凌嘉这里是因为凌嘉要学画画,她男友也正好又去外地出差,住在这里方便些,凌睿等人倒也信了路璐的话,主要原因是路璐那张脸长得太不像是会说谎的人了。

凌母见到路璐,问了点家常话,像是工作累不累啊,身体好不好啊之类,路璐得体的一一作答。

凌父琢磨路璐跟凌嘉该是很不错的朋友,他想到凌嘉的私密情人,便开始了旁敲侧击:“嘉嘉从小被家里惯坏了,你跟她感情挺好的,她要有做不对的地方,你可要多多提醒着她点啊。”

凌嘉做人做事有多鬼凌父会不知道?凌父这是明显的话里有话,路璐稍稍怔愣,脑子开始高速运转,她谨言道:“叔叔,其实凌嘉比我懂事多了,我还常常需要她来提醒我呢。”

“年轻人嘛,少不了会冲动,你们互相提醒吧”,凌父满面春风的呵呵笑,“嘉嘉那孩子自打工作以后就很少回家,这些年她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大了解,受过什么委屈我也不知道,为人父母的,就希望看着孩子过的好好的,你跟她常住在一起,一定了解的比我多,对吧?”

“凌嘉常对我说这世上最了解她的就是你呢”,路璐无法正面回答,只能跟凌父来回绕,她脊背发凉的帮凌父凌母沏上茶,“你不用太担心她的,凡是认识她的人对她评价都很高,我朋友不时对我说,这辈子她最大的愿望,就是生个像凌嘉这样的女儿。”

能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子女,当父母的自是很欣慰的,凌母听了路璐的话,高兴的很,她乐滋滋的说:“嘉嘉就是太倔,我还盼着能有个你这样乖巧的女儿呢。”

“呵,阿姨,我爸常说倔点好,倔人大多都是有原则的,凌嘉就挺有原则的,我们都拿她当奋斗目标呢。”

坐在一旁一直微笑着打量路璐的凌睿,突然插话问:“你父母都是做什么的?”

“都是老师。”

“难怪你带着一股书卷气,他们快退休了吧?”

“是啊,快了。”

凌父端起茶水喝上一口,问:“嘉嘉跟你学画画,她学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学的挺好,进步挺大。”

“哟,嘉嘉学画画进步还挺大”,凌睿说:“我可得看看,你有她的涂鸦吧?拿来观赏观赏吧。”

路璐手心冒汗的点了点头,硬着头皮跑到书房,拿出几张她自己平时乱涂的风景速写给凌睿看,凌睿看了啧啧称奇:“嗨嗨真神了,嘉嘉这从没学过画画的,进步还真是神速,爸妈,你们看看,我看等会等嘉嘉回来,让她直接给咱们画张头像算啦。”

凌父凌母来回传着看那几张本是路璐的画,一个劲儿的赞同凌睿的建议,路璐脑门渗出了汗,她后悔极了,早知道这样,当初就不该胡扯凌嘉的画进步挺大,这下完了,这慌可怎么去圆?路璐打心眼里祈祷,凌嘉你今晚别回来了

凌母凌睿拿着那几张速写反复看,爱女之心疼妹之情溢于言表,路璐难免有点失落,要自己能回家能再为父母画张画,妈妈该有多开心?

凌父逮个空子,干脆直接问路璐:“嘉嘉有男朋友吧?”

“应该没吧……”做贼心虚,路璐浑身发毛,“我从没听她提到过她有男朋友。”

没想到凌嘉捂的还挺严实,凌父从路璐嘴里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,索性又大谈起了他这段时间学国画的心得体会,路璐小心翼翼的应付着,心里很着急,她刚才对着凌父凌母胡扯了一堆,她怕凌嘉回来后会说漏嘴,特别是那画,凌嘉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,万一真画开了,这不等于给自己掘个坑往里跳吗?

路璐摸索着手机,偷偷给凌嘉打电话,很不幸,凌嘉关机,路璐猜着凌嘉可能快回到家了,又是急出一身汗。

晚上八点,凌嘉从机场出来,招了辆出租就往家跑,她打开手机,看到路璐的三四个未接来电,唇角月光弥漫,这么晚回来,路璐一定担心了吧?反正也快到家了,就让她多担心一会吧。

凌嘉把手机放到包里,催着司机开的再快一点,她想快点回家,三四天没联系,她承认,她快想死路璐了。

路璐心里着急面上轻松的跟三尊大神闲聊,凌母说了会话后,去了卫生间。

卫生间的门刚关上,门铃响了,凌嘉到了。

路璐赶快去开门,她想对凌嘉悄声说一句你父母来了,我刚才胡扯了一堆,你可别说漏嘴。

路璐相信依着凌嘉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皮,她只要提醒这么一句,凌嘉就一定不会让她失望。

可苍天弄人,凌嘉不仅让她失望了,而且也快让她绝望了。

章节目录

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