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,路璐坐地铁来到瑞风,凌嘉已经站在公司楼下等她了,路璐见到凌嘉,快速跑过去,摘下自己的帽子,扣到凌嘉头上,埋怨道:“你穿的这么少,干吗不在里面等啊?冷不冷?”

“冷啊,想到你就不冷了,快去车上吧”,凌嘉想,自己穿着一身职业装,带着一顶俏皮的针织帽,模样一定很拉风。

“下雪不冷化雪冷,明天雪停了,气温会更低,你一定要穿厚点,要不你就别上班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想破了脑袋的凌嘉也没想到,路璐带她来的地方竟是麦当劳,她一向注重营养,很少触及垃圾食品,路璐说的没错,麦当劳里的东西她的确很久没吃过了。

节日了,麦当劳里人声鼎沸,多是些年轻人或带着孩子的一家人,路璐拉着凌嘉来回转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双人座,路璐让凌嘉先坐着,她去排队买吃的。

10分钟之后,路璐端着一盘满满的食物回来了,盘里放有两个汉堡,两个派,两个卡罗比牛肉珍宝三角,两杯奶昔,一袋薯条,一盒麦乐鸡,和一大杯可乐。

“你买这么多过来吃的完吗?”凌嘉看着满满的一盘食物开始胃疼。

“慢慢吃嘛”,路璐把可乐杯上的盖子打开,把两只吸管插到可乐里,“我们一起喝这杯可乐。”

说着,她低头含住了吸管,凌嘉心一动,也随之低头含住了吸管,四目对视,深情一笑,尽在不言中。

凌嘉拿起汉堡,吃一口,说:“你还记不记得那次在山洞里过了一夜之后,第二天早上你也是从麦当劳给我买来的汉堡?”

“嗯,记得,就是因为记得,才请你过来吃这些,那个山洞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呢,吃顿麦当劳,权作怀旧吧”,路璐伸手敲敲凌嘉的额头,训儿子一般的说:“那天你不吃油条,还嫌人家的碗脏,那么多坏毛病。”

凌嘉脸皮一耷拉,孩子一样地说:“你就整天挑我毛病吧,早晚被你挑出病来。”

“哪有”,路璐拿根薯条,蘸点酱,嘻嘻笑着放到凌嘉嘴里,“我最喜欢你的坏毛病,有了这些坏毛病才是凌嘉呢,你那些坏毛病只有在我面前才会毫无顾忌的展露,这叫凌嘉特色,路璐独享。”

“咦,怎么突然之间变的这么会拍马屁了?”

“什么马屁,你是马么?”路璐拿一块麦乐鸡,送到凌嘉的嘴边,“尝尝这块麦乐鸡。”

“这东西热量很高的。”

“偶尔吃一次不会让你长胖,再说你那样的体质也长不胖,张嘴。”

凌嘉张开了嘴,她眼珠扫了一圈,见没人注意自己,先悄悄用舌头舔一舔路璐的食指后,才咬了一口麦乐鸡。

路璐被凌嘉一舔,心神好一番荡漾,娇声喝道:“大庭广众的,不许太过份。”

“我喜欢,你管着啊?”凌嘉耍起了无赖。

“当然,管不着谁也能管得着你”,路璐耍起了蛮横。

“我不让你管。”

“我就是要管。”

“你以下犯上。”

“你目无三尺。”

“你少狂妄自大。”

“你少耀武扬威。”

“不听话的东西,我揍你个百花齐放”

“不讲理的动物,我打你个彩笔生花”

“没脑子的混球,我踹你个花残月缺”

“没思想的混蛋,我咬你个闭月羞花”

……

节日很热闹,麦当劳里很热闹,凌嘉和路璐斗嘴斗的也很热闹,不知不觉中,路璐买来的东西已被二人消耗掉了一多半,两人揉着鼓囊囊的胃,同时瞪视着对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忍不住的都想哭,真的很撑啊。

撑坏了的路璐,一把抓住一个在麦当劳打工的小服务生,村姑一般,可怜巴巴的问:“请问麦当劳里有消食片吗?”

服务生错愕,凌嘉大笑。

与凌嘉和路璐平民化的热闹不同,吕楠和桑榆去了一家高级西餐厅,从那里享受她们的圣诞之夜。

西洋的节日,西餐厅里人满为患,一颗颗红毛黄毛黑毛棕毛的头颅来回晃动,若不是吕楠一早就订了座,她们是无法在这充满异国情调的豪华餐厅里享用晚餐的。

二人一边慢慢品尝着法式大餐,一边轻声细聊着家常闲话,高雅浪漫的空气穿梭缭绕着,湿润了那颗早已被爱浸透的心。

吕楠凝视着身穿黑色抹胸晚装的桑榆,越看越觉得有味道;桑榆凝视着身着白色皮草披肩的吕楠,越看越觉得有意趣。

吕楠问桑榆:“你对圣诞节重视么?”

“算不上重视”,桑榆笑道:“以前过圣诞节不过是和朋友们一起吃顿饭,后来去国外读书,跟着沾了一点那里的风俗。圣诞跟春节比起来,我更喜欢自己国家的节日。”

“我也是”,吕楠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拿起来看,原来是朋友群发的圣诞祝福短信,看过后吕楠直接删掉,收起手机,说:“每到节日我能收到一堆相同的短信,你也收到过吧?”

“收到过,特别是一些大节日,大家都来回转发,一条短信能收到十来回。”

“看来大家都喜欢图省事啊”,吕楠四处望望,说:“一过圣诞,这里人可真多,以前我和凌嘉蔚然常来这家餐厅吃饭,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碰到她们。”

“碰到黄蔚然有可能,凌嘉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凌嘉怎么不一定了?”

“路璐不喜欢吃西餐,也不太喜欢来这种地方挥霍,凌嘉应该不会来。”

“你倒真是了解路璐”,吕楠有点吃醋。

“你吃醋的样子真漂亮”,桑榆调笑道,她抬起脚轻蹭吕楠的小腿,又缓缓上移,停到了膝盖处,“这样还吃不吃醋?”

吕楠春心大荡,她胆儿肥的把手伸到桌下,稍一弯腰,在桑榆的脚踝处轻抚,直想缩到桌子底下去要她想要的东西。

桑榆吓了一跳,赶快把脚伸回来,嗔怒道:“你还真是不分场合的雌色狼”

吕楠装委屈,“是你先勾引的我嘛,你让我一直像尼姑一样吃素,今晚能不能开开荤?”

“不能想都别想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肋骨什么时候好全了,什么时候再说”

“可你也不能老自己吃肉,总让我吃糠啊”

“谁让我身体健康,你身体半残了?”

吕楠无语,她决定明天就去医院,问问那个该死的医生到底是不是个蒙古大夫,都这么久了,这根该死的肋骨怎么还没长好

圣诞过后,节日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到来了。

元旦那天,路璐自动停工一日,陪着凌嘉好好逛了逛街,玩了一玩。

在商场,凌嘉给路璐买了一套衣服,路璐看看价格,嫌贵,不想要,凌嘉瞪着她,训道:“春节快到了,你回家总得穿身像样的衣服吧?不许管价格,这次我说买什么你就得要什么,少给我整天哭穷,你的钱都在我手里,哭也白搭”

路璐无奈,只能咬着牙看凌嘉刷卡刷的比耍猴还顺。

腊八那天,路璐泡好了腊八蒜,为凌嘉熬了腊八粥。

凌嘉吃着粥,拍拍封在小瓷罐里的腊八蒜,说:“我小时候吃过腊八蒜,大了之后就没再吃过。”

“腊八粥,腊八蒜,放账的送信,欠债的还钱”,路璐像摸孩子脑袋一样摸摸小瓷罐,“腊八蒜很好吃的,吃饺子的时候吃一颗,再蘸一下带着蒜香的醋,味道简直美极了。”

“吃了蒜嘴里会有味道怎么办?”

“我可以用嘴帮你清理走它们。”

凌嘉无语,她决定到时一定要多吃腊八蒜,好让路璐多来清理清理。

小年那天,路璐订好了车票,凌嘉回了一趟父母家。

凌嘉告诉父母她这个春节要跟朋友一起去旅游,就不回来过了,凌母尽管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随了孩子的意。

什么出去旅游呀?不就是陪那个路璐一起过年嘛凌父憋屈无敌,他觉得凌嘉就是只纯白色的白眼狼,找个女人不说,还连爹娘都不要了,可守着凌母,凌父又不好骂凌嘉,他气呼呼的抱起孙子,低声愤愤的嘟囔:“还旅游,你倒会找借口不孝的东西唉,一代不如一代”

腊月二十六,袁圆以为路璐又不回家过年了,她不抱任何希望的给路璐打去电话,程式化一般的问:“今年回去过年吗?”

路璐说:“回去。”

袁圆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抠抠耳朵,又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我回去。”

袁圆嘟起圆圆的小嘴,突然觉得自己能去UFO里会晤ET了。

章节目录

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